感恩时节话感恩——忆一起离奇的交通事故

自从1998年和妻子移居美国,算来已经16年有余。而立之年离开故土,而今已过了不惑。每每回忆起这16年来的风雨人生,往往让我感慨不已。16年的时间,让我仿佛又经历了一次生命历程。这期间有太多的人与事,让我永生难忘。每当想起那些在我人生困境中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在我人生转折点上为我指点迷津的人们,我总是羞愧得匍匐在地,不知道我卑微的身心如何能得此上天的眷爱,让我每迈出去的一步,都坚实可靠。除了时刻奉上一颗感恩的心,我不知以何为报。

 

 

我追随大同师尊修炼已经有19年多了。1995年,师尊已经离开了中国。当时我在国内并没有机会直接聆听师尊的教诲,我是跟随师尊的学生们进入灵修之门的。3年以后,我来到了美国,定居于坐落在加州最南端的圣地亚哥市。离国前,一位老师给了我们师尊在美国的通讯地址,告诉我们方便的时候可以与师尊联系。赴美不久,我以试探的心态,按照这个地址给师尊去了一封信。在信中我向师尊介绍了我与妻子的个人情况,以及当时刚刚赴美后的对未来的迷茫与期待,希望得到师尊的加持。信发出后,我们并没有寄太大的希望马上得到回信,更不用说是师尊的亲自回复。几天后的一个下午,电话铃响了,在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了师尊那柔和亲切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在师尊的录音带、录像带里已经听过无数次,但第一次听到他呼唤我的名字,让我还是激动不已……

从此以后,我们就与师尊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师尊经常通过面对面的沟通、学习班上的指导、以及电话上的长谈,对我们的人生方向以及心灵成长予以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教导,让我们坚定了灵修的信心,修正了许多性格和灵魂里错误的地方,同时也化解了一些生命中的磨难。

记得那是在2001年的初夏,师尊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将会去洛杉矶,会有一位来自国内的学员随行,会后他们想来看看我们。旧金山、洛杉矶和圣地亚哥三个城市纵向排列在加州的海岸线上,旧金山距洛杉矶大约6小时车程;从洛杉矶到圣地亚哥开车大约2小时。师尊他们将会飞到洛城开会,然后我开车去接他们来我家。记得那是个周末的早晨,我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北上的旅程,在师尊下榻的旅馆接上师尊和那位国内来的学员,然后南下返回圣地亚哥。一路上,我难于抑制兴奋的心情,与师尊他们一路说笑谈论着。

加州的高速公路系统在全美国是有名的宽敞和便捷,往往是单向四、五个车道,所以车速都可以比较快。从洛杉矶到圣地亚哥需要换两条高速公路 - 从405号到5号。当我们一行驶近405和5号的交接岔道的时候,我因为分心,并没有及时减速。这个岔道是在高速公路的左侧,弧形下坡,而且只有一个车道。当我意识到车速过快时我们已经进入了坡道。与此同时,坐在我右侧的师尊也突然说道:“天桅,是不是太快了?” 我立刻猛打方向盘、急踩刹车。但巨大车速所产生的离心力使车轮打滑,后轮逆时针平滑出去,整辆车旋转180°,最后车尾朝前,砰然撞在坡道护栏上停了下来。所幸车内没有任何人受到碰撞。我随即下车查看车况,发现左后轮和左后端保险杠被挤压在护栏上略有变形。在不知道是否有结构上的损伤的情况下,我不敢冒然移动车辆。我决定还是报警,请求协助。

正当我拿起电话准备拨打911时,一辆警车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身后。警员随即下车,走到我们的车前迅速打量了一下,回过头对我说:“试着把车从护栏边移开” 。我发动引擎,缓缓把车身挪到车道中央。下车再次查看受损情况,发现除了后保险杠左端因撞击轻微受损外,左后轮并无损伤。“很明显是你的车速太快,失去了控制。”警察对我说,“我可以把这次事故记录在案,向你的保险公司提交,你可以向他们索取修理费用。不过那样的话在你的保险记录里就会有一次车祸记录,会对你将来的保险费率有影响;或者,我不备案,你就直接开走,将来自己去车行修理。”我同意了后者,他说:“好,我帮你看着过往车辆,你把车掉头。”

从进弯道、挚动、失控,到警车出现、查看车况,最终掉头上路,前后不超过5分钟。当我惊魂未定地开上去圣地亚哥的5号公路时,还没有从整个事件上回过神来。一切都发生得太快,结束得也太快了。师尊告诉我,像类似的惊险事件发生在他身上还是头一次,在过去,宇宙都会给信息让师尊避险。这次是因为我有难,他是来救我的。师尊坐在车中可以帮助我化解灾难。在这时候,我回忆起来在前一年,有一位精通数术的出家师父为我排布了人生运势,提醒我2001年要有车祸。还有,在一次与母亲的通话中,她告诉我有一次在梦中,看见我满脸缠着血迹斑斑的绷带。母亲提醒我要注意行车安全。几个月前,我把这些预兆在电话里告诉了师尊,师尊当时回答说:“不用担心,可以化解的。”

回到家里,我把整个事件翻来覆去想了一遍。不由得头皮阵阵发紧。有太多的可能性引发太多可怕的结局,而它们却都没有发生。其惊险与不可思议之处有三:

1.那是只有一个车道的狭窄弯道,当汽车失控后,旋转滑行了180°而没有颠覆,甚至没有直接受到任何撞击,只是在最后滑动停止前,后轮和后保险杠轻微碰撞了护栏。

2. 洛杉矶的高速公路是非常繁忙的,但在我们进入下行的弯道时竟然没有一辆汽车尾随我们。在停止滑动后,我们已经旋转了180°面对车流。如果这时有车辆进入弯道,它将会和我们迎头撞上,后果不堪设想。

3.在事故发生后1分钟之内,一辆神奇的警车像是从天而降,停在弯道入口处。如果没有它的出现,在我们掉头的时候,如果有车辆进入弯道,也非常有可能会发生危险。洛杉矶是一个超级大都市,接到报警,巡警能够在十几分钟内赶到事故现场已属不易。师尊说,那位警察是上天派来保护我们的。

回想起当时在事故发生后,坐在车中的师尊气定神闲,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那位随行的学员也说自己没有一点惊慌害怕的感觉。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师尊与我也有几次回忆起那次有惊无险的神奇经历。每次师尊总是用他谦和并且充满慈爱的语调说道:“是嘛,当时是知道天桅有事,要去帮他嘛。”

今天,正值西方人的感恩节,窗外飘着冰冷的冬雨,在我内心却涌动着滚滚感恩的暖意。我在键盘上打下这最后这几行字,感谢师尊对我这些年的有如慈父般的关怀,呵护我心灵的健康成长;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感谢天神的护佑!天桅将尽其一生以为回报。

师尊,祝您感恩节愉快!

image_pdfimage_print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