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佐拉的故事

作者:(中国大陆)张月英

2009年8月13日,我们几位学员从柏林乘飞机赴西班牙的欧顿神山,去参加师尊在那里主持举办的修炼班。

当我飞抵巴塞罗纳机场时,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已聚集在候机室,感到非常高兴。我正准备向大家走近时,突然一股寒气袭来,从脚下一直冷到腹部。我心里正感纳闷,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感觉?与我同行的朱教授拉着我的手往外走,她指着一位坐在那里的女士问我:“你认识她吗?你看,她的肚子那么大,是不是来求师尊帮她治病的?”我仔细一打量,这位女士脸色灰暗,看来已病入膏肓,生命垂危。我们还以为她只是来这里,请师尊帮她调理的,谁知,她竟要和我们一起坐汽车去欧顿神山参加这期的脱胎换骨班。来自中国的、已经专门从事人体科学研究30年的两位教授不无担心地说:“师尊胆子太大了,这么危险的病人能去让她参加修炼班吗?还要坐几个小时的汽车,能撑到目的地已经是万幸了。”我们真为这位女士担心,也为师尊担心……

到了欧顿神山,几位西班牙学员如同照顾自己的家人一样,将那位癌症病患者伊佐拉,细心地安顿下来。我也在心中感叹:天哪,总算平安到达了!

开学典礼上,师尊开示时,特别讲到了我们这次修炼班的“三救”使命,救伊佐拉,就是我们的使命……

我当时亲眼目睹了伊佐拉的状况:面黄如蜡纸,腹大如十月怀胎的孕妇,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血压、脉搏均不正常。大家都非常担心,就怕伊佐拉会支持不住,随时倒下。

我们的师尊,带领全班学员给伊佐拉进行高能量调理,请高智慧生命抢救,请宇宙康复器和转换器吸毒、排毒、排腹水。晚上,几位学员睡在伊佐拉身旁。她们不怕消耗自己的能量,也顾不得一天的疲劳,她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抢救伊佐拉。

8月14日晚,伊佐拉命如悬丝,进入弥留状态。师尊和他的几位学生继续调动宇宙能量进行调理,终于把伊佐拉抢救过来。。

8月15日,伊佐拉躺在教室一角,和我们一起上课。此时,她的气色已好了很多。看到这种情景,我和两位教授也由衷地赞叹:“真伟大,师尊真伟大!真是艺高人胆大!”师尊还为伊佐拉组织了一个救护团队,我也报名参加了。

每天上课,师尊都安排西班牙的一位召集人(是一位西医)报告伊佐拉的当天病情、体温、脉搏、血压等等。伊佐拉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大家都为她高兴。那几天,伊佐拉的身体状况和病情牵动着师尊和我们每个人的心。从伊佐拉的身上,让

我感受到了我们团队的大爱和奉献精神。就是我们的师尊和几位助手太辛苦了。那几天,他们既要上课,又要为伊佐拉调理至深夜;还要带领我们到斜坡草地上去练跳跃,修炼天翔术。

一天早晨,我们正在用早餐,师尊对我们说:“你们看看谁来了?”我抬头一看:“啊!是伊佐拉!”我不由得叫起来。大家看到伊佐拉,都高兴地站起来鼓掌,有的人眼里还噙着泪花,掌声久久不能平息。伊佐拉也微笑着向大家频频挥手,表示感谢。这种场面,太感人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师尊啊,谢谢您,又救活了一条命,而且是一位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人。”从伊佐拉身上,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师尊对学员们的大爱。自始至终,师尊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尽全力抢救伊佐拉,不惜任何代价。当看到伊佐拉能来餐厅用早餐了,怎么不叫学员们欢欣鼓舞呢!

在最后一天的修炼班上,看得出伊佐拉对大家那种依依不舍的神情。我们也都有同感,舍不得离开。分别时,我不免为伊佐拉担心起来:不知今后有谁照顾她?医生和家人是否能像现在这样,每天、每时都陪伴在她身边,帮她测试病情?她的生活怎么办?由于带钱不多,临走时我只能给她留下100美金。与伊佐拉告别时,大家都泪流满面。

在飞机场,慈悲的师尊,像父亲一样,把如何组织护理、值班、治疗等琐事,一件件、一桩桩仔细地向西班牙学员们进行交代。并再三关照他们什么该做,什么一定要避免。一一进行了落实,足足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离开机场。

但愿西班牙的召集人能一丝不苟地遵照师尊为伊佐拉设计的后续救护方案去做。只有这样,伊佐拉的生命才有可能得以延续。

这十天的修炼班,我们收获都很大。师尊不仅教我们宇宙技术,让我们去济世渡人;更重要的是,师尊和他的助手们以及全班学员的无私、忘我,他们对一个病人的那一颗至纯之心、大爱之心,用行动教育了我们。

我常常暗自流泪,既是感恩,又是庆幸,庆幸自己下半辈子,能遇上这么一位好师父,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默默地下决心要学习师尊的慈悲心,发自内心的真爱。跟着师尊走“三救”圣贤之路,做神的仆人,民众的仆人,忘我,放下,悔改自己。

image_pdfimage_printPrint